当前位置: 思政网首页 > 大学时代 > 杏村晨笛 > 正文

再遇见

【来源: | 发布日期:2019-11-28 】

我们再次遇见会是什么时候呢?会是我们都垂垂老矣之时吗?还是某个不经意的瞬间呢?

——题记

我们已经走散了,在一个炎热的夏天。我们甚至没有正式地告别过,就已经从对方的生活中消失了。事实上,我们在一年后见过一次,时间使我闪躲了你,你当时一定很伤心吧,这也是八九年前发生的事了。我不知道现在的你是否会想起我,不知道有些时候你会不会想起在自己还是小孩子时发生的事情。我唯一能够确定的就是,一旦你回忆起刚记事的那几年,你就无法忽视我的存在。我在上一年已经开始频繁地回忆,但是多次回忆的结果就是所有的信息汇集起来也不过是你姓李,名字里有一个“瀚”字,父母离异,你就是在姥姥家生活时和我相识的。当时的我弟弟刚出生不久,父母无暇顾及我。我们两个孤独幼小的灵魂互相取暖。我们给过彼此能给予的所有温暖。

我从小是个很内向的小孩,中规中矩,不会做大人们认为不好的事情,而你却是恰好相反的,你大胆,自由,不拘泥于条条框框。在你的影响下,我慢慢地变得勇敢,敢于去做一些从来没尝试过的事。我们一起爬上了广场前面的碑,摘路边的三叶草,嚼一嚼,酸酸甜甜的,有解渴的功效。我们一起去尝试自己给洋娃娃做衣服,偷偷收集家里不要的布料,在草稿纸上画出样式。每天上学,放学都在路上找乐子玩,常常二十分钟的路程用了一个小时才回家。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,一年级的时候因为我的字体不好看常常被老师批评,你就帮我抄写了词语,我还记得我当时特别怕被人抓包,就想阻止你继续写,最后还是被你坚持着写完了。我们交换书籍,你借给我了一本《爱的教育》,我借给你了一本《假如给我三天光明》,我们并没有还给彼此,可你的那本我却怎么找都找不到了。

我没有再遇见你的心结持续了很长时间,用所能想到的所有办法去找你,我不清楚我到底是在找你,还是在弥补自己的遗憾。也许你现在已经交过了许多朋友,当然,我也交了很多朋友,但是我们在那最懵懂的几年里,我们是彼此唯一的知心人。你教会了我很多事情,你是我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好朋友,我却一点也不知道我带给你了些什么。此刻的我,其实已经不再执着于找到你,之前的执着是失去理智的,我根本没想过就算我真的找到了你,又能怎样呢?我于是释然了,我不再去想着找你,我更愿意去默默地祝福你,祝福你拥有幸福的人生,并希望自己给你带来的是好的影响。将来也许有一天,我们会再次相遇,那时,我可能就不会那么羞赧于去辨认你,或是害怕地躲开,我要像你教过我的那般勇敢,毫不迟疑地去拥抱你,好好地完成我们的重逢。

(撰稿:王玉凤/编辑:薛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