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思政网首页 > 大学时代 > 杏村晨笛 > 正文

遥远的童年

【来源: | 发布日期:2019-12-05 】

少小离家老大回,乡音无改鬓毛衰。

儿童相见不相识,笑问客从何处来。

——题记

长大后,远离故乡,经历了人世间的种种,若即若离间,夜深人静时,难免脑海中会浮现那遥远而神秘的童年。

……

“鹅鹅鹅,曲项向天歌。白毛浮绿水,红掌拨清波。”儿时的我们,搬着小板凳,和煦的阳光下,坐在榕树旁,稚嫩的唇咿咿呀呀唱着儿歌。

天真无邪,无忧无虑。童年的生活便是这般美好、惬意、悠闲与从容。

天可补,海可填,南山可移。日月既往,不可复追。

童年,这是一个五彩斑斓而又灿烂多姿的名字。满眼的繁星,满嘴的零食,满手的泥巴,金色的童年是那么的美丽迷人,芬芳心灵。

玻璃珠铁盒英雄卡,萤火虫微风弯月牙,铁门前篮筐银杏花,田埂间流水哗啦啦。朦胧中,嘻喧徜徉在梦的海洋里,乘着风,划着桨。

纯真的儿时,我们是如此的脆弱、幼稚与渺小。但不可否认的是,童年大概是人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,在白云与星空的陪伴下,我们能傻傻地专注,缄默地清静。

似水年华,童年家乡的味道穿肠而出,铭刻于心,挥之不去。童年家乡留给我最美好的回忆,大抵就是四季美食的馈赠。

我的家乡地处长江中下游地区,雨水丰沛,土壤肥硕,特产丰厚,又是文房四宝的发源地,烟雨江南的温婉尽得彰显。

“清明时节雨纷纷,路上行人欲断魂。”阳春三月,冬雪初融,世间万物焕发出了勃勃的生机,傍水而居的江南儿女也开始了新的一年。跟随父辈上坟祭祖的同时,家里的妇女妯娌也纷纷提着竹篮,成群结队地在山间河谷路旁采摘着艾草,回去后洗净捣碎淋汁,辅以馅料面粉,经过加工便制成了美味可口的清明粑粑。晚间一家人围坐一桌,吃着粑粑,聊着家事,甚是温馨。

聒噪的蝉鸣带来了漫长的夏季,殊不知这却是儿时最欢腾的时光。生在江南水乡的孩子,对水有着天然的爱恋,酷暑难耐,调皮的孩子,背着鱼篓,拿着渔网,穿着裤衩,三五成群的在小河池塘里逮着鱼虾,鲫鱼、泥鳅、螃蟹、龙虾、河蚌、螺蛳,这些水产给儿时的我们带来了无限的乐趣。

秋冬之时,大雁南飞,芦苇草丛里的鹌鹑已近产卵末期,好动的娃儿又开始漫山遍野的寻找鹌鹑蛋,通常是取一半剩一半,回到家中,烹煮腌渍,红烧清蒸,味道极其鲜美。当然,鲜嫩香甜的玉米、花生、红薯、南瓜也不可或缺。

……

小娃撑小艇,偷采白莲回。

不解藏踪迹,浮萍一道开。

——后记

(撰稿:程文升/编辑:薛娇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