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思政网首页 > 大学时代 > 杏村晨笛 > 正文

物是人非事事休

【来源: | 发布日期:2019-12-12 】

《在细雨中呼喊》是余华发表在1991年的长篇小说,作者以自己的时间感受,将深刻的回忆慢慢展现在读者眼前。书里有这一句话:“当人们无法选择自己的未来时,就会选择过去的权利,回忆的动人之处就在于可以重新选择,可以将那些毫无关系的往事重新组合起来,从而获得了全新的过去”这本书也由此产生。

全书分为了四章,第一章给我们诉说了“我”与祖父、父母和两兄弟在老家南门的生活;第二章展现了中学时代处于青春期时的“我”懵懂青涩的经历;第三章则追述了孙家的人历史,祖父祖母之间的故事;第四章介绍了“我”在养父母家发生的种种。不像《活着》中生活的悲惨,没有《许三观卖血记》中在种种磨难面前对生的渴望,本篇小说整体基调始终淡淡的,但就像刚泡的清茶,缓缓飘出温和的清香。

小说的主人公“我”是孙家的二儿子孙光林,却以看客的角度冷漠的叙述一个个故事,增添了小说的漠然与绝望。农忙时节出生的我,使母亲无法帮助父亲做农活,王立强为找人陪伴妻子收养了自己,虽是被收养,但也度过了一段被人关爱的美好岁月。时隔六年回到家的我,被兄弟和父亲排挤,始终融入不进去家庭。痞流氓般的父亲,软弱隐忍的母亲,小时强悍、抱有远大理想最终却碌碌无为的兄长,永远留住河里长不大的弟弟,还有那受尽屈辱的祖父......这个家没有给予“我”一点关爱与温暖,只留给我满溢的苦涩和想逃离的欲望。我是孤独的。

在冷漠中小说也描写了质朴的亲情。“我”的父亲给我们的感受就是个无情的流氓,对母亲的冷漠、明目张胆的出轨、刻薄的对待祖父......在祖父将要去世的时候,嘴上说着不会难过,父亲死后,却坐在门槛上哭了起来,最终也是心疼父亲在这个世界过的太过悲惨。祖父自知没有劳动力,不想成为家庭负担,想让自己快些死去。旧社会生活的艰辛,让这段父子情纯粹而动人。

书中我最喜欢也让人心疼的角色就属苏宇了。苏宇是“我”孤独人生中一道温暖的光,他温柔又真诚的给予我力量,抚平我伤口。可就是这样的他,因为性冲动入狱了。在之后“我”遇到每个少年都会遇到的生理上的事情,因为没人告诉我这是正常的,“我”惶恐不安,又无法自控,陷入自我厌恶的情绪中,是苏宇帮助“我”放下心灵的重担。就是这样美好的少年,在19岁时死于脑血管破裂,残留的神志使他微微睁开眼睛,以极其微弱的目光向这个世界发出最后求救的苏宇,却一次次被家人们忽视,就算他们稍微注意一下苏宇那苍白痛苦的神情,也不至于让这么年轻的生命随意地离去,这本可以阻止的悲剧,在家人的忽视中无法挽回。苏宇是死在了被亲情抛弃的绝望中,心死,人死......

(撰稿:王梦晴/编辑:汪智洁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