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思政网首页 > 大学时代 > 杏村晨笛 > 正文

好久不见,我的胜负欲

【来源:新闻思政 | 发布日期:2019-12-16 】

大一第一学期已过大半,虽然早就做好生活充实忙碌的心理准备,但面对大大小小纷繁复杂的事情,时不时也会崩溃松懈,但时间很短,收拾好又继续。几个月来,我不断在褒贬中成长,也渐渐拾起丢失已久的胜负欲,身边人说我过于完美主义,总是要求太高,不给自己喘息的机会,我想说我以前不会这样,但很久以前又是这样。

小时候总会羡慕别的小朋友,因为母亲对我的管教很严格,上幼儿园前就教我读书写字,字母拼音都不落。上小学的时候她会提前教我课本知识,放学后回家总有一张手写的算术题要完成,侧门那块黑色瓷砖上常有听写单词留下的粉笔印记,课余时间里,小说漫画也被儿童文学作品所替代。在她的“精英”教育下,我有幸成为别人家的小孩,学习刻苦认真,成绩名列前茅,自然的,对自己的要求也非常严格。

有一件印象深刻的事,小学一次校内奥数竞赛,考试结束时我还有很多道题没有写,当场崩溃痛哭。身边小伙伴都来告诉我他们有更多更多的题目不会写呢,要说安慰人的最好方法就是说“你看,我比你还惨”,可我想的只是,我和你不一样,我们的目标不一样,我看重每一场比赛。竞赛公布结果,我得了三等奖,不是什么好成绩,但成了老师们班会课最常提的“身边事例”,让大家学习这种输赢意识。好长一段时间里都有人在路上指着我说,她就是考试哭的那个人,让我几度羞愧逃开。

我这样争强好胜的性格和强烈的胜负欲在初三那年戛然而止。

也许越拘礼的人越容易越界,循规蹈矩的背后积累了太多的桀骜不羁,我同无数同龄人一样,卷入青春叛逆期的旋涡中,无法自拔。我尝试用各种手段迫切摆脱父母的监管,抗议着我认为错误的教育方法。我交了一些朋友,为了能和他们在聊天时有共同语言,我买来经典的网络小说“恶补”到深夜。我的成绩一落千丈,书本上的知识越来越令人费解,学习突然变得很吃力,我在错误的路上渐行渐远,找不到回头路。

我变得越来越差,比正常人都要差,掉到了队伍的末尾。但我安慰自己,终于摆脱了那样高标准高要求的监督不是吗?后来出现了一个词——佛系,我像是找到绝佳借口,马上给自己贴上“佛系青年”的标签,不争不抢,不看输赢,并且一直心安理得地堕落。

直到高二那年的一次考试,我终于摆脱班级倒数前十,母亲看着排名表露出欣喜的表情,说我这次考得真棒。恍惚间我想起那年,幼儿园的写字比赛得了第三名,被告知这种参与奖的奖状不需要带回家,没有价值。我突然狠狠地意识到,我现在有多么不堪,什么时候开始,母亲的要求一再降低,一次次的让步伴随着多少失望和无奈,这些年我的放纵散漫肆意妄为,毁了她多年来全部的心血,我究竟是得到自由飞越山谷,还是坠入谷底永远沉沦。

终于,度过了浑浑噩噩的这几年,如今我越发珍惜生活中的一切,越发重视每一次机会,越发怀念起从前不顾一切力求完美的女孩,也很想告诉那个表面淡然的佛系女孩,你其实心有不甘,你以后会变得不一样。

撰稿:陶梦婷/实习编辑:卢玉洁/编辑:沈梦洁